国画家 黎小强 官方网站

+收藏:http://xiaoqiang.orgcc.com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黎小强动态 正文内容
读黎小强的少数民族写生人物画
2016-04-27    浏览(1206)    作者:李永强    来源:国画家 黎小强 官方网站

黎小强在少数民族人物画这块领域已经摸爬滚打十余年了,已经是在广西、全国都拥有一定知名度的人物画家。他对人物画的执着令人敬佩,不管是开会上课,还是出差旅游,手边都会有一个不大的速写本,时常勾勒,速写人物,着实快意。正是长期的坚持,不断提高自己的造型、构图、场景表现等能力,使得他的意笔人物画更加的自由与洒脱。

写生是中国画一直以来的传统,从唐代张璪提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到宋代范宽“卜居于终南、太华岩隈林麓之间,而览其云烟惨淡、风月阴霁,难状之景,默与神遇,一寄于笔端之间”,再到明代王履提出的“吾师心,心师目,目师华山”等等,都体现出写生之于中国画的重要性。尤其是二十世纪以来,写生更成为众多画家寻求艺术语言与艺术灵感的重要渠道。黎小强深谙此理,并以写生作为自己艺术创作的基础,不管平时有多忙,他都要外出写生,他曾说过:“走进广西少数民族地区,那里淳朴的民风,优美的资源环境,质朴勤劳的少数民族人们,熙熙攘攘的圩场等等,都让我灵感迸发,才思泉涌,大大的刺激了我的创作欲望。”多年来,他坚持走在少数民族人物画写生的道路上,并乐此不彼。他充分利用广西本土特有的人文资源与自然景观,少数民族社会风俗与民族风情跃然于纸上。他多次深入少数民族集中的地区进行写生、采风,北上南丹、龙胜、元宝山,南下十万大山、云开大山;西游那坡、隆林,东走黄姚、蒙山,白裤瑶、黑衣壮等少数民族人物尽归其笔下,这使他进一步坚定了自己的绘画题材,探索、丰富了自己的绘画语言,并创作了不少大幅作品。他的少数民族人物画自由酣畅,取舍得当,游刃有余,既显示出沉着稳重的节奏,又洋溢着激情澎湃的动感。

黎小强的少数民族人物画有一种意象美。所谓意象,就是客观物象经过创作主体独特的情感活动而创造出来的一种带有主观情思的艺术形象,是经过艺术家概括、剪裁、夸张以至变形等表现手法意匠经营后表现出来了的“象”。中国文人画讲究意趣、雅致,讲究笔不周而意周,人物画更是如此,黎小强深谙其中的道理,他的人物画不管是人物众多、场面宏大的大型创作还是小景小调、闲情逸趣的小品创作都显示出一种意象美,追求中国画“不似而似”、“似而不似”的意象状态。黎小强一方面运用学院派扎实的基本功不断的训练提高造型、概括能力,另一方面积极探索着人物画 “意象美”的表现。他深深的明白,人物画创作不能仅仅是照着对象画,完全依照自然依葫芦画瓢,这不是艺术,是技术。因此,在他的作品中,我们能在扎实的造型中看到一种意象的表达与思考,这种意象的表达靠的是笔墨的呈现,靠的是艺术家长期对人物形象的把握,画中黑白灰关系的处理,点与线的处理,大面积泼墨与留白的处理,人物传神的处理等等,共同将艺术家所要表达的“意象”予以恰到好处的呈现。

黎小强极其强调用笔,他追求用笔的力度与毛笔在宣纸上划过留下的笔触美感,更追求书法用笔的书写性与写意性。他深深的理解用笔在中国画创作中的重要性,明白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所说的“书之体势,一笔而成,气脉通连,隔行不断,唯王子敬明其深旨。故行首之字,往往既其前行,世上谓之一笔书。其后陆探微亦作一笔画,连绵不断,故知书画用笔同法”的深刻含义,明白元代赵孟頫提出的“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于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方知书画本来同”的深刻含义,并以此理论践行于自己的人物画写生创作。他的用笔看似即兴涂抹,随意而为,泼辣粗犷,其实充满着探索,充满着理性,充满着对当代写意人物画笔墨表达的思考。他善于用笔勾勒,善于表现毛笔在宣纸上留下的在其控制之内的偶然效果。那种笔笔写出的、苍浑的人物形象,恰好与广西少数民族的质朴、原始、刚毅的美学特点达到完美契合,这使得他的人物画摆脱了谨细慎微的描摹而更具写意性的表达,进而更接近中国画的精神与审美境界。

二十世纪以来,由徐悲鸿、蒋兆和创立的“徐蒋体系”可谓对人物画创作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很多人物画的作品都能看到此教育体系的影子。黎小强早期的作品也有这种感觉,毕竟他是从中央美院进修走出来的画家。但从近几年的作品来看,说明了他一直在思考这一问题,并一直在通过绘画创作实践来探索这一个问题。“徐蒋体系”中对墨的关注度是不够的,对泼写的感觉强调的比较少,这一点在他现在的作品中已经基本解决,他现在的画既有“徐蒋体系”扎实的造型做依托,又有大笔挥写的用墨,整个画面更自由,更完善。黎小强善于用墨,他的墨法主要服务于人物画的笔法与造型,墨法分为两类,一类是笔笔写出,既是笔又是墨,这体现在人物面部的刻画,这种画法比较适合表现少数民族的男性,使人物看起来结实,充满沧桑与淳朴,像大山一样伟岸、坚毅。另一类是大笔渲染泼写,主要是服务于整个画面的结构与形式,丰富画面的内容与层次,完善画面的视觉美感;大小不同的墨块在作品中补充了“笔”的单调性,起到了很好地调节效果,也让整个作品的水墨感更强,意味更深长。

他十分重视造型,但绝对不是客观的再现自然物象,他非常喜欢卢沉与周思聪的人物画,并在继承这些名家的基础上又有创造,他的造型不是西方绘画式的造型,不是“科学”式的,而是属于中国画独有的,属于中国画意象造型,是画家的主观感受、审美与笔墨书写性相结合的表达,它既写实又写意,处处蕴含着东方哲学的思考与意象精神。

讲究用笔是中国文人画独具魅力的审美特征。画家只有掌握了一定的笔墨技巧,才能在表达意象造型中犹如大匠运斤、庖丁解牛达到得心应手的地步。因此,黎小强十分注重以笔造型,讲究用笔的法度。他的富有旋律与节奏流动感的用笔抑扬顿挫,与润泽的墨气浓淡相宜,相得益彰。他很明确,笔首先是用来造型的,其次是用来写意的,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如果只重视造型,即使人物画的再逼真,再像,也只是写实,也仅仅是停留在状物的初级阶段,距离艺术还是很遥远;如果仅仅重视写意,仅仅重视笔在宣纸上划过留下的偶然的水墨效果与笔墨的抽象意境,那一定会走向抽象符号化的境地,朝着形神兼备、气韵生动的人物画创作境界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

黎小强的少数民族写生人物画具有强烈的震撼力,他把广西少数民族的质朴与纯真表达的淋漓尽致,是一种直面人生的表达,是一种生命体验的表达,画面中蕴含的原始之美,质朴之美是生命本体与艺术融合为一结果。画家坚信艺术是生活的深度体验,如果没有这深刻的体验,艺术终将失去生命力。

艺术的发展需要创造,一味地继承传统绝对不是一个好画家,我们必须在继承的基础上去创造,只有新的创造,才能使艺术之树长青。黎小强懂得艺术发展的规律,从他的艺术语言与表现形式已经看到他对少数民族写生人物画创新的思考,我们期待他能不断地突破束缚、突破自我,取得更好的成绩。

李永强

美术学博士

硕士生导师

《艺术探索》执行主编

广西美术家协会理事


标签:国画家,黎小强
分享:
发表给力评论,说两句!  共有 0 条评论